1. 首页 家用 商用空气能热水器 热水机 空气能热水工程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内容

思念依然无尽——毛新宇深情追忆爷爷毛泽东
发布日期:2022-04-22 03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626969资料网站40年前的9月9日,伟人毛泽东在北京与世长辞。今年8月31日,毛泽东嫡孙、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战略研究部副部长毛新宇少将,在北京家中接受了湖南日报记者独家专访,深情讲述了他和爷爷毛泽东的故事。虽时隔多年,但思念依然无尽。

  “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”记者走进毛新宇家中,看到装修简单朴实,墙上几乎没有装饰,反而由于年代久远斑驳了许多。进入会客厅大门,右侧立着一尊毛主席铜像,基座上刻有“为人民服务”5个字。铜像后面墙上挂着毛主席的书法作品《沁园春·雪》,字迹苍劲有力。

  “我是1970年出生。在我3岁到4岁期间,母亲邵华就定期找一些机会带我去中南海。我跟爷爷见过,而且也待过,但不像许多普通的孙辈那样一直很幸福地生活在爷爷身边。我虽然很幸福是毛主席的孙子,但是在我童年记忆深处,还是觉得毛主席是很神圣的。”毛新宇说话速度比较慢,一讲起关于爷爷的故事,脸上就满是笑容。

  爷爷在幼年毛新宇心目中就像《北京的金山上》唱的那样,是一个很神圣的“金色的太阳”,他也相信爷爷能够永远活着。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,毛新宇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重大转折,而这件事也改变了他的一生。

  1976年9月9日中午,6岁的毛新宇觉得气氛很不对,父亲毛岸青、母亲邵华都不吃饭,坐在那里哭。“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当时我就愣住了。”毛新宇说到这里时,表情凝住了,变得很复杂。

  “这个时候妈妈把我叫到跟前,搂着我很严肃地跟我讲了伤心事。”毛新宇眼睛湿润了,停了一会继续说,“我母亲说,‘毛毛你要长大,不能再调皮了,爷爷现在去世了!’”母亲告诉毛新宇这个消息以后,年幼的他还不能理解,他就问了母亲一句:“去世是什么意思?”

  母亲流着眼泪给毛新宇讲:“爷爷是很伟大的人,但是人也要生老病死。去世就是爷爷永远不在了。”毛新宇问妈妈:“我们是不是永远见不到爷爷了?”妈妈当时问了毛新宇一句,说:“你难受吗?你要是感到难受就哭出来吧。”他听了母亲的这句话后就泪流不止。之后的一段日子里,毛新宇非常悲痛,只要在家中灵堂看到爷爷的遗像,他就说:“我最喜欢最敬爱的爷爷再也见不到了!”

  1977年8月的一天晚上,母亲带着7岁的毛新宇来到广场,指着远处一个很大的四四方方的纪念堂说:“你不是问我们今后还能不能见到爷爷吗?以后爷爷就长眠在这个地方了,我们还可以见到爷爷。”毛新宇现在回想起来,记得那天晚上母亲特别激动。“整个晚上妈妈牵着我,就在纪念堂外面一圈一圈地走,不知道走了多少圈。”

  自从毛主席纪念堂落成,爷爷的遗体放在那里,每年的9月9日和12月26日,全家人都会去看望爷爷。后来毛新宇自己有了后代,每年这两个日子带着妻子儿女去看望爷爷,从未间断。

  1992年,毛新宇在父母的劝说下到中央党校读研究生,研究毛泽东的党建思想。和之前在本科研究的明清史不同,从中国古代封建社会到党的建设,转变的不仅仅是研究领域,更是思考问题的方法。中央党校导师朱乔森知道毛新宇喜欢哲学后,就建议他从哲学角度研究毛泽东的党建思想。

  “我最自豪的,是我有三门热爱的功课跟我爷爷一样,第一个是哲学,第二个是军事,第三个是历史。”毛新宇觉得自己十分庆幸,上天的安排特别神奇。“这个遗传基因可不光是遗传血脉,遗传身体的DNA,而且遗传了伟人的思想,伟人对于某一学科的认识和思考方法。”毛新宇说起这件事来特别兴奋。

  “正是由于有了这样的基因遗传和继承,我就更觉得我跟爷爷非常亲,就像祖孙俩是一个整体一样,不可分割。我和爷爷是一脉相承的!”

  中央党校的老师就此找到了很好的切入点,让毛新宇从哲学角度去了解毛泽东的党建思想和相关一切思想。“毛泽东思想的核心灵魂是他的哲学思想。爷爷的党建思想、军事思想、经济战略思想等都是建立在哲学思想的基础上。”毛新宇说。

  毛新宇曾经多次申请加入中国。经过一系列努力和准备,23岁的毛新宇终于在爷爷百年诞辰前10天成为了中共预备党员。“不光我高兴,我爸爸妈妈那天也高兴得不得了,说孩子终于长大了。”

  1995年研究生毕业后,毛新宇在中央党史研究室工作了5年,主要是整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同志的文献。随后进入军事科学院攻读毛泽东军事思想博士学位,其博士论文《毛泽东军事战略进攻思想研究》获评“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”。

  “从小学到中学老师初步启发我,大学研究生阶段开始从深层次研究毛泽东思想的灵魂,我是逐渐理解、掌握、运用毛泽东思想的。”毛新宇谈到爷爷时满是崇敬的眼神,“我最自豪的是我后来成了一名革命军人,我是实实在在地实践和推进毛主席的军事思想。”

  2007年到2008年,父母先后去世给了毛新宇两次沉重打击。“我没有想到这么短短一年多时间,两位老人相继走了。”父母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,毛新宇情绪依然转不过来,心里觉得空空荡荡的。“我的父母是奠定我人生道路的导师,是我学习毛泽东思想的领路人。他们是我人生的好教材、一面镜子。”毛新宇提到父母的离世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了许久。

  “蓼蓼者莪,匪莪伊蒿。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”逝者永逝,纪念亲人的最好方法就是传承领袖家风。

  “毫不客气地说,我爷爷身上的优良品质,如清正廉洁、密切联系群众、不图名利、为党工作等,我是从父母身上学来的。领袖家风,我有活生生的老师,就是我的父亲母亲。”谈及领袖家风,毛新宇甚是自豪。

  “我父母密切联系群众、不搞特殊化、清正廉洁,对于领袖家风我是耳濡目染。所以说,我从感情上怎么能不更加崇敬、怀念我的爷爷和我的父母亲呢?传承家风是最好的致敬。”

  在毛新宇看来,“行万里路”是毛家教育子女的独特方式。“从8岁一直到上大学,这么多年,父母只要假期有空,就带我去看所有爷爷战斗过的地方等革命老区。不仅看过革命圣地,也去过很多大型工厂和企业,包括边疆、农村。”

  现在,毛新宇夫妇带着儿子毛东东重温了曾祖父的故事,给他讲家里牺牲的烈士,并重走当年毛主席走过的路,“就像当年我父母带着我小时候那样”。

  从毛东东11岁开始,毛新宇就开始每天以日记的形式给他写寄语。“我觉得这是我给孩子留的最宝贵的财富。我的寄语不光是中共党史、中国革命史,也包括了列宁领导十月革命到整个苏联解体前的一些史料。每过一段时期,我爱人就读给他听。”

  毛新宇对子女的传承教育很重视。他认为现在孩子们走的教育成长道路,就是他小时候成长教育道路的延续,也可以叫做一种“翻版”,是一种传承。

  “我和爷爷一样,对家乡十分热爱,我和爱人也做了一点小小的贡献,这都是作为湘潭家乡人应该做的。”毛新宇谦虚地说。

  “最近几年家乡又改造了毛泽东同志纪念馆、爷爷诞辰120周年之际修建的毛泽东之路等,看到家乡建设的巨大变化,我们感到欢欣鼓舞,感谢党中央、全国人民和湖南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。”毛新宇对家乡的建设如数家珍,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,“我觉得家乡的建设和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。”

  毛新宇十分肯定韶山的特殊地位。“在我心目中,全中国有两个地方是其他任何地方无法比拟的,是最神圣的,一是韶山,二是延安。在中国革命史上、在我们的党史上,只有韶山和延安有资格成为毛泽东思想的发源地和形成地。这是客观事实。我希望在未来的几十年里,韶山和延安携起手来,把毛泽东思想的发源地和形成地建设好,应该要有这样的战略目标。”毛新宇希望湘潭大学和延安大学承担起这个责任。

  湖南在这方面已有所作为。前不久,省委书记杜家毫指出要“从伟人故里、红色文化中激发不忘初心、继续前进的不懈动力”。湘潭作为“伟人故里,红色圣地”和湖湘文化的发源地之一,很有必要努力打造好毛泽东思想发源地。

  毛新宇还强调:“毛泽东思想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,也是全人类的宝贵财富。中国人要想真正深刻地理解运用马列主义,必须学好毛泽东思想。如果毛泽东思想学习不好、理解不好,你就学习不好、理解不好、掌握不了马列主义。”

  母亲临终前,依然念念不忘韶山的红杜鹃。毛新宇说,“我们知道,她是要告诉我们,未来任重道远,无论风吹雨打,我们的心都要像杜鹃那样火红。”

  专访结束已过晌午,北京温暖的阳光从窗外洒进。会客厅里挂着一幅毛东东书写的篆书作品,虽然显得有些稚气,但“中国梦”3个字在阳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……